<optgroup id="mwyom"><code id="mwyom"></code></optgroup>
  • <nav id="mwyom"><code id="mwyom"></code></nav>
    <menu id="mwyom"><tt id="mwyom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mwyom"></menu>
    <nav id="mwyom"><code id="mwyom"></code></nav>
    注冊

    8000人小縣城該咋辦?一年掙7000萬,花8億……

    2021-05-20 07:30:00 和訊名家 

    作者| 貓哥

    來源| 大貓財經(ID:caimao_shuangquan)

    最近,有個叫佛坪的小縣城很受關注。

    這地方在哪兒呢?在陜西漢中東北部,秦嶺山脈中段南坡。

    為啥受關注呢?因為人少。

    全縣3萬戶籍人口,縣城常住人口只有8000,全縣有各類編制人員2194名,其中行政編640名、事業編1554名,就是通俗說的官民比例達到1:13,比平均水平高一倍。

    這縣城財政狀況咋樣呢?

    有人查了下2018、19年的數據,發現佛坪縣這兩年的財政支出分別為8億元、7.97億元,而財政總收入是7179.8萬元和6262.2萬元,基本入不敷出。

   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,沒人、又沒產業,光靠游客能賺幾個錢?

    往前推十幾年,這里靠采礦、冶煉和木材加工有過一陣挺滋潤的日子,但后面的日子就越來越一般了。

    為啥呢?主要是這里的地理環境太重要,不得不犧牲自己造福他人。

    佛坪縣是南水北調的重要水源地,又是引漢濟渭的重要供水點,同時這里也是大熊貓、朱鹮、金絲猴等一大堆保護動物的重要棲息地,所以礦場、伐木場那是一個接一個的關。

    雖說這兩年縣城通了高鐵,但只要過了旅游旺季,當地就會進入到“門可羅雀”的蕭瑟狀態中。沒有網約車、沒有麥當勞肯德基、出租車只有9輛。

    收入逐漸下降不說,02年、07年還發過兩次大水,總之是起色不大,今年三月份的時候,有個叫政協委員就擬了個提案,說的是一個關鍵的問題——

    中國2800多個縣級行政區中,人口規模在10萬人以下的有200多個,其中5萬人以下的100多個,主要分布在西部。這些地方有個特點,收入少、支出多、人口不多,潛力一般,干脆就跟其他小縣城合并,想來也是個省錢的好辦法。

    如果只算經濟賬后決定撤縣并縣,乍一聽起來靠譜,但操作起來麻煩肯定不少。

    行政劃分一變,一大堆單位和人就得跟著動——房子得蓋,人又要吃飯喝水買東西、用電用網打電話,這可是個聲勢浩大的工程。

    從早年的三峽、南水北調移民,再到后來的合村并居,咱們在這方面的經驗不可謂不豐富,但總歸還是會有各種難以預料的情況出現。

    年輕人還好辦,只要腦子靈、肯吃苦,找個工作落腳真就不難,但對生在這里、長在這里的老人們來說,假如真拖家帶口異地安置了,這筆開銷又算在誰頭上好呢?

    所以這個建議一出來,反對的聲音立馬就來了。

    其中態度最激烈的,莫過于當地的退休老干部們了。今年3月份的時候,他們還聯名給有關方面寫了份“不贊成建議”:

    按照老人們的說法,佛坪既要擔負當地自然環境的資源保護工作,又要承接西安、乃至陜西人民的出游需求,無論是搬歷史還是講道理,都有其獨特的存在價值。

    不過網上基本都是反對的聲音。

    有人查了下,在2018年佛坪縣財政支出的7億多里面,有不少是用來發工資的——反應激烈,到底是不是因為事關自身利益?

    再者說了,1990年全縣人口是35710人、2010年是32999人、2019年更是只剩30181人,人口逐年減少、在校生更是逐年降低,與其坐視縣城凋零,還真不如早做打算。

    佛坪的問題,并不是個孤例。

    前陣子人口普查數據姍姍來遲,有些大的趨勢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。

    其中一個突出的特點是,人口流動不斷加速,也是,大家都奔著想去的地方謀生了,“東北”三亞市就是典型,這個大背景下,不同區域間的差異也是越來越大。

    整個2020年,全國流動人口的規模為3.76億,也就是說平均每4個人里就有一個人選擇了移居,這個比例著實不低。

    打從中國入世以來,發達地區對人口的虹吸就沒停過。

    最早是孔雀東南飛向沿海,緊接著西南、華中也陸續開花,尤其是最近這幾年,人口流動的速度在更發達的交通網絡面前變得更快了:

    2000年-2010年,只有4個人口萎縮的省份,分別是貴州、重慶、四川、湖北,人口減少分別是49萬人、166萬人、193萬人、227萬人;

    等到了2010年-2020年,這個數字變成了6個,分別是甘肅、內蒙古、山西、遼寧、吉林、黑龍江,十年間分別減少55萬人、65萬人、79萬人、115萬人、337萬人、646萬人。

    有的地方留不住人、有的地方人口卻在猛增。

    比如說廣東,光是在2020這一年里人口就增加了1080萬。相比之下,東北地區十年間的人口“凈流出”1101萬人的數字實在是有點觸目驚心。

    從整體上來看,人口的集聚效應是相當明顯的。

    如今在很多地方,居住地與戶籍所在地不一致的現象已經相當普遍了。整個2020年,我國人戶分離人口達到4.93億人,約占總人口的35%。

    這些人都去哪了呢?自然是向沿江、沿海、大城市群這樣的地方不斷集中,比如長三角、珠三角、京津冀、成渝城市群等等。

    正所謂人往高處走,就算是在經濟比較發達的東南沿海省份內部,人口也會不由自主地從小縣城向更高一級的城市內流動,那里不光有更好的工作,也有更發達的醫療條件,大家自然會用腳投票。

    人走了,很多地方的空心化就非常突出了,但是需要財政發工資的人還是那么多,很多縣城的財政就有點吃緊了。

    佛坪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往省里寄信的老干部們想的也許是當地的生態保護,也可能是自己的養老金和飯碗,但無論是考慮本地人的民生生計、還是基層治理,這個在網絡中逐漸失語的“小縣城”都不應該就這么被放棄。

    總的來說,最近十年經濟、人口格局變化挺大的,不平均的程度確實是在不斷加重。

    之前各個地方也嘗試過這樣那樣的路子,有的借錢發債蓋大樓、有的招商引資搞產業,但也有獨山縣山水樓、如皋造車、特色小鎮這樣的反面例子。

    拋開各地的實際情況,光靠一股蠻勁搞老生常談的旅游、上產業恐怕不行,具體怎么搞還要探索。

   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大貓財經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    (責任編輯:李佳佳 HN153)
    看全文
   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    提 交還可輸入500

    最新評論

   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    推薦閱讀

   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   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  欧美老色鬼老熟妇,欧美老熟妇喷水,欧美巨大多人黑人极品H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