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mwyom"><code id="mwyom"></code></optgroup>
  • <nav id="mwyom"><code id="mwyom"></code></nav>
    <menu id="mwyom"><tt id="mwyom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mwyom"></menu>
    <nav id="mwyom"><code id="mwyom"></code></nav>
    注冊

    "忽悠"了美國頂級富豪圈的中國大爺......

    2021-03-23 07:30:00 和訊名家 

    作者| 貓哥

    來源| 大貓財經(ID:caimao_shuangquan)

    掙大錢,是很多人的夢想,藝術界也不例外。

    只不過很多藝術品一般人不懂,也無法理解它們為啥會賣的那么貴。

    比如這一幅:

    很多人覺得這不就是小孩涂鴉的作品嗎?

    大錯特錯,這幅畫的名字叫《1948年第五號》,作者叫波洛克,是美國行動繪畫藝術的鼻祖。

    2006年的時候,這幅畫拍出了1.4億美元的高價,將近10億人民幣,這個價格是當時的第一高價。

    有一張就發財了,是不是?估計很多人都會這么想?上,波洛克1956年就去世了,作品有限,如何發這筆財呢?

    估計很多人想到了——作偽。

    一般人的思路就是直接模仿,難度高不說,怎么賣出去也是個問題,但是不走尋常路的人還是有的。

    有錢人搞收藏,要么直接拍賣會上砸錢,要么找個靠譜的中介渠道。

    美國有一些歷史悠久、名頭響亮的畫廊,比如諾德勒畫廊,成立于1846年,經歷過南北戰爭和整個20世紀,客戶中有JP摩根這種大咖,這里的很多作品基本都以“百萬”為單位計價。

    如果作品能通過這家畫廊出售,那客戶和售價基本都不用操心了。

    問題來了,什么樣的偽作,能通過這種級別的畫廊的法眼呢?

    絕大多數人美夢做到這兒也該醒了,可有人不甘心。

    這是一對情侶,名叫格拉菲拉·羅薩萊斯和卡洛斯。

    實話實說,這倆人長得都很濃眉大眼的,一點不像騙子:

    卡洛斯是個敢想敢干的人,年輕時給客戶送海鮮,忍受不了堵車和紅燈,干脆買了個二手救護車,鳴笛一響,暢通無阻。

    羅薩萊斯之前一直在餐館做服務員,閱人無數,她有一種可怕的能力,不管啥事,都能讓對方信以為真。

    這倆人雙劍合璧,計劃就開始了。

    還是那個問題——

    他倆都不會畫畫,去哪找個人去把畫畫出來呢?

    你別說,這位卡洛斯雖然不會畫畫,但是找人的眼光很厲害。

    有一天他路過曼哈頓街頭,發現了一個給游客畫肖像的中年落魄畫家。

    他站在那觀摩了半天,提了個要求,“你可以幫我臨摹一張(抽象表現主義大師)作品嗎?”

    當然,是付錢的那種,這還用問嗎?都被逼到街頭畫肖像了,那是何等地需要錢!

    被卡洛斯看中的這人,名叫錢培琛。

    他之前的人生已經經歷了大起大落。

    錢培琛是家里的老大,解放前父母去了臺灣,他只好從舟山輾轉到上海投靠姑姑,那一年才12歲。錢培琛自幼愛好繪畫,在上海繼續學習,但由于家里沒錢,沒能進入當時的專業畫室,只能順應“學好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的口號,考了數學系,畢業進中學當了數學老師。

    不過,錢培琛畫畫的心沒死,當時,師承劉海粟的沈天萬在上海辦了一個私人畫室,錢培琛經常去學習繪畫。

    1979年元月,沈天萬、陳巨源等人在上海黃浦區少年宮合辦了 “十二人畫展”,這個展覽在大年三十那天開幕,是解放后的第一個民辦畫展,立刻就轟動了中外。

    錢培琛在展覽現場自己的作品《不夜城》前

    “十二人畫展”的參展油畫家風格大都偏“現代主義”,給當時只看過宣傳畫風的老百姓(603883,股吧)極大沖擊。

    錢培琛也是參展的畫家之一,立馬被貼上了“先鋒”和“前衛”這些標簽。

    兩年后,錢培琛去了美國,立馬從先鋒變成了土包子,生存成了大問題。

    初抵美國,錢培琛在紐約一所名為“紐約藝術學生聯盟”的藝術學校學習素描和版畫。學校位于紐約57街第7大道,學制松散、沒有年齡限制、沒有入學考試,學生可以自由選擇藝術課程,學校不提供學分和學位證書,更重要的是,它學費低廉,在學校注冊成功后,就可以獲得F1留學生簽證。

    別看這么松散,其實這個學校已經有百年歷史,美國現代藝術的祖母級人物喬治婭·奧基弗就是從這兒畢業的,前面說過的波洛克也曾在這兒學習,與錢培琛前后腳來到這里的,還有大家熟悉的陳丹青。

    但是藝術不能當飯吃。1980年代,出國人員最多只能攜帶50塊美金,錢培琛與陳丹青兩個人經常是買兩包泡面,用水煮一煮,吃得大汗淋漓。

    后來陳丹青經濟狀況轉變很多,而錢培琛則一直半工半讀,靠在街頭給游客畫像謀生。

    1980年代,錢培琛與吳承豪(右一)在紐約格林尼治街頭給游客畫肖像

    就這樣,好幾年過去了,錢培琛的收入依然只能靠打工,綠卡也申請不上,他想把老婆女兒接到美國,還被黑中介給坑了。

    難道人生就要一直這樣下去了?

    所以,當卡洛斯找上門來,讓錢培琛臨摹名家的畫時,盡管他有點疑惑,還是一口答應了。

    開始時,畫一幅畫錢培琛能掙600美元,最高的時候,支付錢3000美元一幅作品,但價格再沒有超過過這個數。

    卡洛斯最狡猾的一點是,他沒有讓錢培琛直接畫一模一樣的畫,而是讓他畫同樣風格的畫。

    比如,波洛克的抽象畫。

    這正對錢培琛胃口,壓根就不用給樣品,他剛到美國的那幾年深入研究過波洛克,沒費多大勁,就完成了仿作,神形兼備。

    卡洛斯相當滿意,此后經常尋找舊畫布和舊顏料,請錢培琛模仿各種抽象畫大師的風格進行創作。

    由于不是復制畫,加上卡洛斯有時候會收一些錢培琛自己創作的作品,所以錢培琛常常把創作的大畫拿到家門口曬太陽,讓潑彩的油畫顏料在陽光下干得快一些,這在后來的《紐約時報》上也成為鄰居們口口相傳的造假“罪證”。

    就這樣,錢培琛從卡洛斯手里獲得了穩定而相對豐厚的收入,總算經濟上不再發愁,他還把妻女接到了美國。

    1990年代夏天,錢培琛與太太許秋月在紐約皇后區Woodhaven的房屋院子里

    不過,他從來沒追問過卡洛斯,他畫的畫到底賣去了哪里。

    卡洛斯拿到畫之后怎么操作呢?

    他先是進行了做舊處理,讓表面出現裂痕,表面積累上一些灰塵,再裝裱在幾十年前的舊畫框當中,最后讓能說會道的羅薩萊斯帶著畫,去拜訪了前面說過的那個悠久歷史、大名鼎鼎的諾德勒畫廊。

    羅薩萊斯聯系了諾德勒畫廊的總管安·弗里德曼。

    羅薩萊斯很有禮貌,穿著得體,說話溫柔,一見面就給了安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
    安在諾德勒畫廊工作過30多年,看遍了歐美的頂級藝術品,在見到錢培琛的仿畫后,依舊被驚艷到,直呼“太美了”。

    羅薩萊斯立刻開始講故事:

    她在一個叫“阿方索·奧索里奧”的人手上買了些畫,這個人是墨西哥人,住在長島,五六十年代買過一些油畫,那時候藝術家都快餓死了,畫也便宜,幾千美元一張。后來阿方索把這些畫帶回了墨西哥,傳給了兒子“X先生”,就是這個X先生,他也不懂抽象畫,不知道這個畫的作者有多牛,現在只想要低價把畫都賣掉。

    安的第一反應是,撿到大漏了。

    她趕緊聯系了權威專家做鑒定,專家一看錢培琛的畫,先是驚呼漂亮,隨后認定這畫必真。

    安還覺得不放心,又找了一大堆專家來鑒定,得出的結論也一樣,真的。

    于是,安老太太放了一百個心,開始從羅薩萊斯那里買畫,當然,畫廊靠這個也掙了不少錢。

    如果直接模仿一幅畫,估計早就被揭穿了,但是如果模仿一種風格,那被拆穿的概率就小多了,而且買畫的人會非常開心,認為自己參與了藝術史上的新發現。

    這個生意做了多久呢?

    20年。

    卡洛斯、羅薩萊斯賣了至少60幅錢培琛的畫作。

    羅薩萊斯曾經想要自己去賣這些畫,她在到處逛展的過程中逐漸認識了不少收藏家。但是沒有諾德勒畫廊的背書,這種直銷的成功率很低。

    沒轍,她只能綁定畫廊。

    但他們很有節制,每次就帶一張畫,過幾個月才出現一次,要價也越來越高。

    如果這么下去,這個局估計很難被揭穿了,但是該來的還是要來的,真相水落石出,只是因為有人要離婚。

    皮埃爾·拉格朗日是一個對沖基金經理,當年花了1700萬美元買了一張卡洛斯、羅薩萊斯“制造”出來的名作。

    2011年,他和老婆過不下去了,要離婚分財產,這畫沒法一人一半,只好賣了分錢。

    要出售得先鑒定,可惜這次的鑒定人員不是專家,看不懂作品,他們用的化學測量法,結論是這樣的——這幅畫里測出一種1970年生產的顏料,然而這畫的創作者1956年就因車禍死了。

    皮埃爾發現自己被騙了,頓時火冒三丈,把諾德勒畫廊告上法庭。

    這個節骨眼上,諾德勒畫廊居然宣布了永久停業了,這事一出,更多的買家發現受騙了,FBI很快介入了調查,沒多久,就把羅薩萊斯抓了。

    卡洛斯則成了漏網之魚。

    出事之前他正在西班牙,雖然被捕過一次,但他的律師以“健康狀況堪憂”和“犯罪證據不足”為理由,說服了西班牙法官,不僅沒能引渡回美國,還順利放了出來。

    錢培琛這時候也早回了中國,FBI手上的證據無法證明錢培琛參與了騙局,畢竟他一共也沒拿到幾個錢,在美國時也只能住破公寓。

    不過,聯邦法院在訴狀當中寫道,“當錢培琛發現自己以幾百美元被買走的‘羅斯科’作品被標價數百萬美元掛在了著名的公園大道軍械庫ADAA Art Show展覽當中之后,他開始索要更多的報酬”。

    畫廊和安也被認為存在知假售假的問題,雖然她不承認。

    安在公開場合一直嚷嚷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

    為啥說畫廊知道真相呢?

    2004年的時候造假還沒被發現,高盛的杰克·利維看上了一幅波洛克的畫,售價200萬,杰克·利維說,“我要買這幅畫,但是得交給IFAR做鑒定”。

    IFAR立馬上手研究了顏色、材料、來源等等各方面,出了一份16頁的報告,結論是,假畫。

    但是畫廊死不認賬,錢是退了,卻把報告藏了起來,這幅畫還是掛在畫廊中繼續賣,而且售價從200萬美元漲價到了1100萬美元。

    最終,諾德勒畫廊與被騙的收藏者們達成了庭外和解,安繼續從事藝術品銷售,還開了自己的畫廊。

    羅薩萊斯被沒收了全部的財產,判了9個月監禁,卡洛斯在西班牙繼續混得風生水起。

    錢培琛在假畫案事發后,也處在了風口浪尖。

    有很多收藏者出于獵奇的心態,請錢培琛給他們也畫一些仿作。錢老爺子并沒有拒絕,只是在畫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  自己的畫沒能賣出高價,偽作卻多次登上拍賣會,這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呢?他說,“聯邦調查局說(我的畫)出自天才之手。是的,那就是我。這種感覺多么奇怪!

     

   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大貓財經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    (責任編輯:季麗亞 HN003)
    看全文
   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    提 交還可輸入500

    最新評論

   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    推薦閱讀

   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   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  欧美老色鬼老熟妇,欧美老熟妇喷水,欧美巨大多人黑人极品HD